追光者和莫比乌斯环

关于

 @モノクロ 

我好开心,开心得像个小熊软糖(嗯?)

心心念念等了好久的passion终于到了,抱在手里就想起曾经蹲在lof等更新的样子

passion是拉郎,但又好像不止是拉郎,从耕二的身上能看见润的影子,托也也是如此,这一点在番外after story里更加。也许是年月堆积的原因,搞设计的大原耕二和继承家业的御村托也圆滑了也自信了,把年轻时候的小心翼翼过掉,“他没后悔过,那我也没什么好后悔的”

封面里隐藏的红绳真是非常戳心了,重温一遍,依然觉得能成为这个故事的读者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。

今后也会继续应援黑白老师的文字ouo!

【一个小通知】

暂时停止更文,手机端卸载lof了,估计也不会点小蓝手

写不出能让自己认同的东西,颓废得把自己的文风都忘了,决定暂时退lof学习,老老实实写手稿,至少养回少年行的水平再回来

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复健成功……取关随意吧

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红心蓝手评论【鞠躬】

偶尔会看看网页,如果有姑娘(大概没有)想讨论cp聊聊天的可以私信,我掉落一下其他联系方式

希望回来的时候能拿出自己满意的作品


不及岁寒。

2017.10.11.夜

【竹马】夏日(1-end)

cp:相葉雅紀x二宮和也

夏天的小故事们,伪现实向设定,带一点点sj,差点被遗忘在文档里


1.

  不同于二宫和也,相叶雅纪从骨子里就透着一股热爱自然热爱阳光的劲儿。小花盆里盛点种植土,埋颗种子浇点水再搬到阳光下,过几天就冒出一颗小苗苗,从两片小叶子慢慢长成四片八片十片。相叶唤它小女儿,每天在line群里直播小女儿又长高了几毫米,乐颠颠的样子的确像个笨蛋爸爸。

  小女儿是棵矮种向日葵,名字叫小夏,出苗到现在整整二十天,有这么、这么、这么高。

  以上的所有内容,用二宫的话复述,就是相叶雅纪开始种植向日葵。...


【竹马】RAIN MAN(下)

cp:小少爷相葉雅紀x雨女和

 翔润有设定无剧情  前文戳上篇 中篇

BGM AKIHIDE《RAIN MAN》


11.
  很安静。安静得似乎缺了些什么。
  纸门拉开的轻微声响,然后是落在脸上的毛茸茸阳光。相叶吃力地抬起眼皮,看见门外湛蓝无云的天空和地面未干透的水洼,灿灿得让习惯了阴雨的眼睛无法直视。
  他知道缺什么了。
  不为气温的寒意袭遍全身,相叶笨拙地翻下床,扯住佣人的衣角急急发问:“小和来过吗?”
  记忆里素来待和少爷亲切的女佣...

【竹马】RAIN MAN(中)

cp:小少爷相葉雅紀x雨女和

翔润有设定无剧情,前文戳 上篇 后文戳 下篇


6.

  滴答。滴答。滴答。

  不知是哪个水龙头没有拧紧,水珠隔着三秒就坠下一次,响着圆润的韵律。

  沉默似乎持续了很久,久到和从相叶的眼睛里看出了自己的倒影。盯着同一个地方太久以致自己的眼睛都有些刺痛,但和却不舍得移开视线。

  相叶看着和泫然欲泣的样子轻轻叹气,掌心覆在和软蓬蓬的发顶揉了揉:“对不起呀……吓到你了吧。”

  回应他的是盈满泪水的上目线与手腕处的一阵握...

【舞驾二五】菠萝啤酒(1-end)

cp:舞驾二郎x舞驾五郎

荷风老师 @荷风 的后续,前文戳【相二/翔润】等待

 

  舞驾五郎说,舞驾二郎就是个骗子。

  这句话当然不是当着二郎的面,而是与舞驾四郎独处的时候说的。那天是六月里难得的晴天,成年之后各自忙着事业的舞驾家兄弟们难得聚在一起,三个年上的哥哥在房间里整理乱七八糟的事务,而四郎被自己的双胞胎弟弟五郎强行拉出门散步。

  一路无言,四郎走起路来还像小时候一样猫着背,头低低地盯着脚下的路面看,视线强烈得要把柏油马路看到融化。向来活泼的五郎倒是异常安静,安静得不大正常。...


1/3

© 不及岁寒 | Powered by LOFTER